当前位置:financialpr.cn奇闻400万粉丝超级网红 竟拐卖了20多个少女
400万粉丝超级网红 竟拐卖了20多个少女
2022-09-10

最近,因拐卖妇女儿童而被抓的“网红乞丐哥”判了!

他将用13年零6个月的时间赎罪,在狱中反思自己的“罪孽人生”。

乞丐哥,原名高德飞,一个长歪了的年轻人。

2015年,高德飞通过网络炒作的形式爆红,曾拥有400多万粉丝,最终却用这种方式结束了“乞丐哥的神话”。

原本有大好的人生,乞丐哥为何却走上了拐卖妇女儿童之路呢?

一、不服管教,自由生长

高德飞,1991年3月出生在贵州省的小山村,父亲高中才是村委会主任,在村里颇有威望。

或许因为高德飞是老小,一家人对他都颇为宠爱,也养成了高德飞不服管教的性格。

哥哥学习很好,一直名列前茅,后来成了教师;高德飞却很叛逆,成绩也不好,让老师和家长都很头疼。

上学时,就有人反映“高德飞有小偷小摸的习惯”,父亲高中才也略有耳闻,但碍于高德飞死不承认,他也一直睁只眼闭只眼。

或许是父亲的“纵容”,才让高德飞在后来酿成了大错。

2006年,刚上初一的高德飞依旧如故,不但学习不好,还时常顶撞老师,最终辍学回家。

回家后,高中才揍了高德飞一顿,转天,高德飞便偷了家里的300块钱,坐上了去广东的列车。

让高中才没想到的是,十几年后,高德飞不但自己做了大牢,还带累了村的年轻人,实在罪孽深重。

此后几年,高德飞的打工地点,从广东到福建,又从福建到浙江,碌碌无为,还认识了一帮“街溜子”朋友。

一帮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凑到一起,不愿好好工作,手里又没钱,“干坏事儿”也成了必然的结果。

二、自小偷小摸开始,慢慢滑进深渊

2011年,20岁的高德飞和一帮“好兄弟们”混在一起,居无定所,食不果腹,过得憋屈无比。

几个人协商之下,开始混迹在商场和菜场,时不时就偷拿商贩们一点东西,有时候是青菜,有时候是袜子,反正“贼不走空”。

干了几次小偷小摸的行为后,他们全都相安无事,也越发大胆起来。

2011年5月初,几个人觉得小偷小摸不过瘾,便动了“干一票大的”的想法。

经过两天的协商,他们将目光锁定到了“在浙江诸暨安华路段的一家电动车商行”。

5月12日晚上,几个人一起出动,撬了门锁,陆续推走7辆电动车,转天就以低价转让了出去。

几个罪恶的小青年没想到,根据路上的监控录像,他们的行迹早已暴露。

电瓶车刚转手,几个人还没有来得及去潇洒一把就被抓住,最终获刑2年多。

为了保住自己的“脸面”,高德飞没有通知家里,只说“是因为偷袜子被关几天”,颇有戏剧性。

而高中才,虽然觉得儿子比较顽劣,却压根没想到,高德飞正在往罪恶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三、出狱后成为400万大网红

两年的时间飞逝而过,22岁的高德才出狱,依旧不愿回乡,开始找起了新工作。

工作不好找,思想很空虚,闲暇之余,高德飞靠刷手机短视频来打发时间。

彼时,快手正蓬勃崛起,打造了很多“一夜暴富”的大网红,高德飞也动了心思。

为了快速脱颖而出,他给自己起了一个响当当的网名:乞丐哥。

起初,高德飞写了一首叫《陌生的贵州》的歌曲,配上了他在工厂打工的辛酸视频,相得益彰,引发了很多人的共鸣。

稍有名气后,高德飞手里也宽裕了一些,便玩起了“怒砸兰博基尼”“直播约群架”“直播带小弟呼风唤雨”等,成了400多万粉丝的大网红。

那时的短视频平台监管不严格,也给了高德飞可乘之机。

在网上,高德飞一反在现实中的屌丝形象,声称“自己是广州最大的大哥,手下有上万小弟,吆喝一声就能让广州震一震”,非常嚣张跋扈。

最红火时,高德飞和网红大V散打哥、二驴等人平起平坐,风光无限,成了“快手炒作第一人”。

“乞丐哥”高德飞自称是“丐帮帮主”,而他的粉丝自称“丐帮弟子”,高德飞也越发膨胀起来。

粉丝飞涨之后,高德飞通过直播带货、粉丝打赏等方式变现,却还是无法支撑他的日常开销。

依靠平台生存,高德飞赚到的钱,不但要被抽去50%佣金,还要被经纪公司抽去30%,他还要养小弟,时常入不敷出。

但是,不管现实多糟糕,高德飞在粉丝面前始终是“挥金如土”,是很多网友眼里的“神秘土豪大佬”。

而他的这种身份,也备受直播间大姑娘、小媳妇们的喜爱。

女人喜欢他的豪气,喜欢他的霸气,喜欢他的大哥气质,纷纷私下和他聊天,最终落入了他的“罪恶口袋”。

四、带着同乡们拐卖妇女儿童

2018年6月,诸暨市大唐派出所辖区内,竟然接连发生了两起恶性聚众斗殴事件,让人颇为震惊。

警方迅速出动,抓获了以柏金贵为首的黑恶势力,并展开了突击审问。

让警方想不到的是,柏金贵和其团伙,不但喜欢打架斗殴,还曾干过一种叫“放鸽子”的黑色行当(即拐卖妇女儿童)!

据柏金贵交代:是同乡高德飞在几年前带他“入门”的,与他一起干的,还有贵州的多位同乡。

原来,高德飞的欲望逐渐膨胀后,觉得靠打赏赚钱太少,便利用自己网红的身份约见女粉丝,进而拐卖了对方,开始了滔天的罪恶之路。

短短几年间,高德飞带着同乡高门新、高志林等人,先后拐卖20多个少女,分别卖到了海南、江西、福建等地,人脉网超级广,牵扯人员众多。

柏金贵被抓后,高德飞早就闻风而动,偷偷藏了起来。

多年的罪恶生涯,让高德飞一直保持着小心谨慎的行事作风,警方想抓他并非易事。

幸好,警方一直关注着他的动向,最终才将他抓捕归案。

五、为见儿子一面暴露,可曾想过被拐卖的人?

原来,在柏金贵被抓之前,高德飞又约见了一位女主播许某。

这位主播长得闭月羞花,性格可爱,让高德飞动了心,自称“遇到了真爱”。

自从和真爱在一起后,高德飞心花怒放,马上就和对方同居到了一起。

没多久,许某怀孕,高德飞开心不已,还做起了“金盆洗手”的打算。

正当此时,柏金贵被抓,高德飞也暴露,只能撇下真爱逃亡,过起了“过街老鼠”的生活。

高德飞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警方多次扑空,他也在外逍遥了大半年。

直至2019年8月4日,高德飞的女友许某生产时,他才冒险去医院看孩子,终于露面。

看完孩子后,高德飞不改往日高调的作风,还在网上发布了“对儿子的谆谆教导”,字里行间都是关爱。

只是此时的高德飞,可曾想过那些被他拐卖过的少女,也是别人家的女儿?

警方看到高德飞的消息后,马上去医院,但他已经逃之夭夭。

随后,警方追踪到了高德飞的老家,经过多方调查和暗访,发现他一直躲在老家的山上。

警方到达山下后,高德飞打电话说:“儿子满月后我就去自首。”

警方也顺势答应说:“好,那我们一个月后再来抓你。”

殊不知,这是警方的烟雾弹,在等待高德飞送上门。

第二天,村里的一户人家摆酒,高德飞也迅速下山吃酒席,进而被警方抓获。

据悉,在被抓获时,高德飞还一直大声强调:“我是投案自首的,我是投案自首的!”

后来,据高德飞交代,他带领同村青年一起“发财”,先后拐卖了20多个少女,其中还有未成年人,罪恶滔天。

更让人生气的是,高德飞对自己的罪恶死不悔改,还声称“我200万就能摆平这件事,你们别嚣张”。

高德飞被抓后,其父高中才却表示“他只是在外面学坏了,长大就好了”。

有如此的父母,如此无限度地溺爱,怎么可能教育出三观正确的孩子?

而高德飞被抓后,也引发了人们对网红素质、网红监管等问题的反思。

一边在网民面前树立“优质形象”,一边却干着违法的勾当,人世间何止一个高德飞?怎样好好教育孩子,怎样加强监管力度,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。

希望那些拐卖妇女儿童的人,在做坏事之前,先想一想自己的妻儿被拐卖后,你是否会心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