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financialpr.cn情感半生缘剧情简介(半生缘)
半生缘剧情简介(半生缘)
2022-09-12

《半生缘》讲述了三十年代旧上海背景下,曼桢、世均、以及曼璐、叔惠、翠芝等一群青年的凄凉爱情故事。其实这部剧中,几乎所有的主角都在演绎一句话:“我们回不去了”,首当其冲的便是曼桢与世钧。

破碎与蹉跎是世间常事,而成全与圆满从来都难。

曼桢的悲剧其实与命运无关,多半人为。

她飞向幸福的翅膀,是由这三个人亲手折断的。

顾曼璐:两段悲剧,一世遗憾

顾氏姐妹出生于上海普通家庭。原本母慈子孝虽然清贫却很安稳。

曼璐十几岁的时候,顾父因病去世,她不得已沦落风尘,在夜场做舞女,强撑着一家的开销。

后来,曼桢读完书,将自己的工资交给母亲,开始分担姐姐身上的重担。

在风雨飘摇的生活里挣扎久了,难免会累,曼璐想上岸了。

她曾有青梅竹马的恋人张豫瑾,可惜自觉残花败柳,只能委身酒囊饭袋祝鸿才。

祝鸿才何许人也,风月场的常客,原本垂涎曼璐的姿色,并没有多少真情。随着相处时间变长、容颜衰老,祝鸿才对自己的“妻子”开始冷嘲热讽,终日在外花天酒地。

为了留住这个不怎么样的男人,曼璐想尽一切办法要生个孩子,无奈自己往昔多次堕胎伤了身体,她把主意打到了妹妹身上。

对曼桢,她先是不舍,后是痛恨。

她也曾天真过,对曼桢有发自内心的疼爱,随着她看遍人情冷暖,心里边腾起了痛恨的怒火。

她痛恨曼桢能够相对无忧的长大,而自己却要承受远超同龄人的压力甚至羞辱。

她痛恨家里人对自己的轻视怠慢,却对“大妹”温柔相待。

她痛恨自己“不再干净”,可曼桢依然冰清玉洁。

当发现初恋张豫瑾在顾家呆了几天对妹妹产生好感后,把把妒火把她最后一丝理智燃尽。

她谎称自己得了重病,邀请妹妹前去祝家,让祝鸿才以“醉酒”为名,强暴了曼桢——满足丈夫对妹妹的念想。刚烈的曼桢自然百般反抗,想方设法地往外逃,曼璐一不做二不休,干脆用铁锁锁住妹妹。

曼璐是曼桢悲哀一生的直接缔造者,可是她除了暗害曼桢这一件事之外,又做错过什么呢?

剧中省略了小说中的一段:曼璐全家被赶出房子,她与曾经的客人据理力争,顾母与弟弟站在一边满是尴尬和羞耻,她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了家庭,而家庭却嫌弃她出身风尘。

临死前,她如此悔恨,她后悔把妹妹的幸福断送,她后悔用这样的方式保护了整个家。

沈世钧:彼此相爱,抵不过一场愚孝

两个人相爱之初,很浪漫。拥有爱情,可以什么都不管。

然而沈世钧的家世及他本人的个性就决定了——两个人不会有结果。

他出身大家族,父亲严厉母亲端庄,并不是开明到可以不看重身份的人物,他们是绝不会接受一个有做过舞女的姐姐的人成为儿媳妇儿。

沈父病重,他回家探望。恰恰是这个空档,曼桢经历了人间地狱。

后来,失去曼桢踪迹的世钧上门来寻,被顾曼璐三言两语就打发走了。

他甚至都没有怀疑过“曼桢嫁人了”这个拙劣的理由。

世钧在这段情感中,并没有那样伟大,他没有追问到底,没有任何怀疑。反而逃也似的从上海回了南京,服从父母的安排,娶了自己从来不爱的石翠芝。

这么多年,他沉浸在对过去情感的怀念、对曼桢的怨恨中,但从未萌生去寻找对方的想法。这也让曼桢失去了逃离的可能。

说到底,即便曼桢从未发生过这件事,等待他们的结局很大程度上依然是“半生缘”。沈世钧能不能冲破家庭桎梏,把孝放在一边,委实难说。

两个人的相爱,太累太难。因为活在这世上,并不止有爱情。

顾母:家庭的责任,不该由孩子来承担

从一开始,顾氏姐妹的悲剧,就都是顾母造成的。

顾父骤然离世,作为身心都成熟的、家中唯一的成年人,顾母没有想方设法的赚钱,也不肯携家带口回到乡下,她只是摆出柔弱哭泣的姿态,佯装心疼,实则反推地让曼璐出去撑起整个家。

让曼璐对曼桢由爱生恨的“名场面”,就是顾母欢天喜地地要将自己的青梅竹马豫瑾和妹妹曼桢凑一对。她知道沈世钧的情感,但她偏偏想要撮合豫瑾和曼桢——彼时的豫瑾功成名就,能给家庭带来帮助。

当祝鸿才要娶曼璐时,曼桢感到不妥,而顾母对此特别坦然:只要有人肯娶失了贞的曼璐,全了顾家的脸面;只要有人愿意三不五时地贴补家用。嫁给谁,品行好不好,完全不重要。

在曼璐策划“二女共侍一夫”的时候,顾母不是不知道。

但当顾母看到一大叠钞票的时候,那略带温度的触感让她把即将脱口而出的实话收了回去。

直到最后,曼桢都不肯原谅自己的母亲,一步错步步错,姐们俩的一生,皆是被她一手断送。

顾母是传统女性,未出嫁前依附家庭,出嫁后依附丈夫,丧夫后依附子女,她从未想过扛起整个家,只想用子女换取自己后半生的安稳。

她可恨吗?除了恨,更多的是对那个旧上海被封建思想控制的女性感到无奈。

折断曼桢翅膀的三个人,都不算坏。

曼璐只是在人生际遇下被迫黑化;沈世钧不过是个软弱无主的凡夫俗子;顾母不过是个受时代荼毒的传统女性。

可是三个人每人轻轻一刀,足以毁掉曼桢的一生。

滚滚红尘中,遇见只是一时,错过却是一世。

这半生的缘分已经走尽,待终了后,只愿那未写出的、曼桢的后半生,不再那么苦涩吧。